<fieldset id='khcv'></fieldset>

<code id='khcv'><strong id='khcv'></strong></code>
  • <tr id='khcv'><strong id='khcv'></strong><small id='khcv'></small><button id='khcv'></button><li id='khcv'><noscript id='khcv'><big id='khcv'></big><dt id='khcv'></dt></noscript></li></tr><ol id='khcv'><table id='khcv'><blockquote id='khcv'><tbody id='khcv'></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khcv'></u><kbd id='khcv'><kbd id='khcv'></kbd></kbd>

        <i id='khcv'></i>
        <ins id='khcv'></ins>
        <span id='khcv'></span>

        1. <acronym id='khcv'><em id='khcv'></em><td id='khcv'><div id='khcv'></div></td></acronym><address id='khcv'><big id='khcv'><big id='khcv'></big><legend id='khcv'></legend></big></address>
          <i id='khcv'><div id='khcv'><ins id='khcv'></ins></div></i>
        2. <dl id='khcv'></dl>

            东莞市华韵电子五金有限公司 -

            非标12.9级螺丝定制-mns5xb

            • 时间:
            • 浏览:7
            看见走出大楼的边学道  ,孟婧姞手拿玫瑰走了过来 。没想到孟婧姞会守在门口  ,更没想到她手里还拿着花  ,边学道停下脚步  ,好奇地看着孟婧姞 。走在边学道身后不远处的傅采宁见边学道站住了  ,意识到手拿玫瑰的女人是来找他的  。傅采宁也站住了  ,她翘起嘴角  ,饶有兴趣地打量对面身穿橙黄色毛呢风衣的孟婧姞  。傅采宁不认识孟婧姞  ,但孟婧姞的气质和座驾告诉她  ,对面这位来头不小  。完全无视站在边学道身旁偏后的傅采宁  ,孟婧姞走到边学道面前  ,举起手里的花  ,递向边学道  。这会儿正是下班时间 ,大楼门口进进出出的人不少 。看见少见的女人给男人送花这一幕 ,好些人都放慢了脚步 ,扭头向三人这边看  。看着孟婧姞手里的花  ,边学道问:“这是干什么  ?”孟婧姞看了一眼花 ,再看向边学道说:“送你花啊  !”边学道问:“为什么送我花 ?”孟婧姞挺了一下胸脯说:“窈窕君子 ,淑女好逑  。”边学道说:“我不能收 。”孟婧姞盯着边学道的眼睛看了两秒  ,嫣然一笑:“那就算了  ,反正也是别人送我的  。对了  ,我是不是第一个送你花的女人 ?”边学道伸手招呼李兵把车开过来  ,回过头看着孟婧姞说:“不好意思  ,我还有约  ,先走了  。”孟婧姞目光在边学道身后的傅采宁身上打了个旋儿  ,说:“拜拜 。”去京城俱乐部的路上  ,傅采宁特别想问问边学道刚才那个女人是谁  ?最终她忍住了  。就算跟边学道私交不错  ,可是车里还有李兵  。第一次来京城俱乐部  ,傅采宁特没出息地在照片墙前流连了好一会儿  ,照片里一个个有头有脸的人物  ,在无声炫耀这家俱乐部的实力和尊荣 。两人落座 ,拿着菜单看了几眼  ,傅采宁抬头问边学道:“你来过  ,介绍两样你喜欢的菜  。”边学道说:“你随意点  ,我吃什么都行 。”等菜的时候  ,傅采宁没忍住  ,终于还是问边学道:“刚才那个……”边学道看着醒酒器里的红酒说:“一个朋友的妹妹  。”傅采宁问:“燕京人 ?”边学道点头:“恩  。”傅采宁高铁出地铁安检的时候  ,有个男安检员很主动地帮我搬上去搬下来 ,虽然行李箱很轻  。想起寒假坐高铁回家的时候 ,人很多 ,我三个包加一个超重的行李箱  ,过安检来不及搬 ,只能眼看着行李从安检机上掉下来  ,旁边那个女安检员呆呆地在旁边看着 。 ​ 10月05日 15:44 小腾飞呀飞 几个不方便之处:1. 公交车乘客下车时与非机动车道来车的冲突;2. 地铁过安检门时  ,后面没有携带行李的人会被前面等待行李慢慢过安检机的人挡住通道;3. 手扶电梯在下电梯处若前面的人走的慢或拖拉重物  ,后面的人容易被快进的电梯与静止的地面衔接不顺畅而绊倒  。 ​ 10月03日 18:08 方浮云Growth 提早了2个小时坐大巴来机场 ,到了发现人很少啊  ,都不用排队  。震惊于机场的安检  ,也太仔细了  !摸遍了我全部的身体  ,最后还要求我脱掉鞋子 ,脚底扫了一遍  ,完了还提走鞋子过一遍安检机  ,可怜我望着传送带上传送到底的行李  ,傻傻地等着鞋子  。等待的这2 提早了2个小时坐大巴来机场 ,到了发现人很少啊 ,都不用排队  。震惊于机场的安检 ,也太仔细了 !摸遍了我全部的身体 ,最后还要求我脱掉鞋子 ,脚底扫了一遍  ,完了还提走鞋子过一遍安检机 ,可怜我望着传送带上传送到底的行李  ,傻傻地等着鞋子  。等待的这2分钟里  ,也相继来了几个同样要求脱鞋的  ,发现只要是靴子就得脱  ,大家相互看了看  ,都忍不住笑出声来 ,实在有点好笑… “哦”了一声  ,扭头看向窗外  。边学道拿起醒酒器  ,帮傅采宁倒了一杯  ,问道:“我忽然想起个事 ,集团是不是需要弄一个内部刊物  ?”傅采宁收回视线  ,看着面前杯里晶莹剔透的红酒  ,说:“一年的企业靠运气  ,五年的企业靠技术  ,十年的企业靠管理  ,百年的企业靠文化  。”“怎么突然想到办期刊了 ?”傅采宁问边学道 。边学道抿了一口酒  ,放下杯说:“受这次顺风的事启发 ,6万员工  ,管理得井井有条  ,制度是一方面  ,企业文化肯定也发挥了巨大作用  ,内部刊物正是企业文可惜拿到的不是女装秀场的票 2上海·上海时装周 LSherlocked小狐狸的微博视频化的象征之一  。”傅采宁也端起杯尝了一口酒 ,说:“嗯  ,味道真好 !”边学道说:“我酒庄里有跟这个味道差不多的  ,回头送你两瓶  。”傅采宁瞪着眼睛说:“大庄主  ,你够可以的啊 ,送一次就送两瓶  ?”边学道笑着说:“物以稀为贵嘛 !我要是一次送你100瓶  ,再好的酒 ,估计你喝起来也不觉得多好了  。”傅采宁听了点点头:“好像有点道理 。”边学道说:“好吧  ,你多帮我出出主意 ,我也大方一点  ,翻倍……送你4瓶 。”傅采宁端起杯  ,眯着眼睛喝了一大口 ,不满地说:“送几瓶酒  ,怎么又跟工作扯上了  ?”边学道靠在椅子上 ,看着傅采宁说:“你最不该跟我提这个  ,当初是谁张嘴闭嘴跟我要劳务费的  ?”傅采宁脸上不好意思的表情一闪而过:“好啦好啦  ,你想问什么  ?”边学道说:“企业内刊啊  !”傅采宁撅着嘴说:“这有什么好问的  ?所谓企业内刊  ,无非那么几个目的  ,1、内聚人心  ,外塑形象  ,将企业文化一点点渗透给全体员工  ,扩大公司内部认同感 。2、起到一个上情下达和下情上达的作用 。3、培养员工的再学习能力  ,为打造知识型企业积累资源 。”边学道听得很认真  ,见傅采宁不说了  ,他问:“没了  ?”傅采宁端起杯说:“一共4瓶酒  ,只够说这些 。”边学道也不生气  ,拿起醒酒器给傅采宁续杯  ,笑呵呵地说:“我刚才只是说像今晚喝的这个品质的送你4瓶 ,品质差一点和品质更好一点的  ,我酒庄里都有……”傅采宁闻言 ,立刻换上一副讨好的表情  ,伸手去抢边学道手里的醒酒器:“边总  ,我帮您倒酒 。”顺势把醒酒器交给傅采宁  ,边学道问:“你心里有适合主持内刊的人选吗 ?”傅采宁想了几秒 ,摇头说:“没有 ,估计得外招  。”帮边学道续了杯 ,傅采宁放下醒酒器:“怎么说呢  ,内刊负责人这个位置……不上不下挺让人头疼  。”“任谁看  ,内刊负责人都是企业边缘人  ,不是实权派  ,也不会把真正的干将放在那个位置浪费资源  。可是话说回来 ,做企业内刊不是一个简单的编辑过程  ,也不是编一本册子就完事  ,而是要站在企业文化建设的高度进行操作 ,通过内刊来展现、深化和传达企业文化 ,所以说  ,这个内刊负责人必须深刻了解企业文化背景  ,而且还要能贯彻领会你的思路和想法  ,这样一个人……不太好找  。”菜上来了  。边学道拿起毛巾擦手 ,说:“那就慢慢找  。”傅采宁问:“如果办企业内刊  ,名字叫什么想好了吗  ?”边学道沉吟几秒  ,说:“叫《求道》  。”两人边吃边聊  ,不知不觉窗外天就黑了  。傅采宁微微挪了一下椅子 ,方便她稍稍侧头就能看到窗外灯火辉煌的城市  。边学道见了 ,问傅采宁:“喜欢看夜景  ?”傅采宁收回目光:“算不上喜欢  ,就是第一次在这个角度看燕京  ,发现跟白天里看到的有点不一样  。要说喜欢  ,澳洲晚上的星空才是真美  。”边学道歪着头看向窗外的天空  ,略显无奈地说:“我已经有阵子没看见星空了 。”傅采宁听了  ,忽然问:“你想过自己成为什么类型的领导者吗  ?”边学道说:“没具体想过 ,都是跟着感觉走  。”傅采宁说:“一个有领袖魅力的领导者 ,能为企业发展提供相当大的助力 。”边学道笑了笑:“能不能别那么高要求  ?我现在已经忙得脚不沾地了  ,哪有心思琢磨什么领袖魅力  ?”傅采宁说:“你现在这种状态确实不太对头 ,有些地方抓的太细了 。正常一个企业 ,像你这个角色  ,应该是只管设计  ,不负责执行  ,只需要站在战略层面调配资源 ,不需要亲自下田耕作  。而且说实话 ,有道集团摊子铺得有点大 ,我个人建议应该收一收 。”边学道说:“收倒不必  ,整合一下确实有必要 。我最近也在琢磨 ,把集团划分为几大部门  ,垂直型结构  ,让管理体系集中统一  。”傅采宁说:“垂直型结构和扁平型结构各有利弊  。垂直型结构最大的弊端是职能部门之间的协作和配合性较差  ,各自为战  ,许多工作要向上级领导报告请示后才能处理  ,办事效率低  。想要克服这个缺点 ,只能靠设立各种综合委员会  ,或建立各种会议制度  ,以协调各方面的工作  ,起到沟通作用  。”边学道说:“我现在比较犹豫的是地产公司那块 ,在想要不要砍掉  。”傅采宁讶然道:“为什么要砍掉地产公司  ,现在正是地产企业的黄金时期啊  !”边学道说:“分身乏术  。”傅采宁一脸的不理解神色:“刚才都说了啊  ,你得抓大放小 。该交给下面人去做的  ,就让下面人去做  。还有 ,我建议你招几个高级猎头人才进公司  ,就像一次会上吴天吴总说足球俱乐部那边派人出去  ,在欧洲和美洲建立了两个球探小组  ,两个小组长年在国外搜集年轻球员的个人信息和数据  ,碰见适合俱乐部的  ,就跟对方联系  ,我觉得这个思路是对的……”“人才不一定要自己培养  ,从外面挖啊  !有更多得力的人才了  ,把你自己解放出来  ,才有更多时间思考战略上的事情 。”两人谈兴正酣  ,一袭红衣的孟婧姞走到桌前  。看见孟婧姞 ,边学道眼皮不自觉地跳了一下  。嘴里说着“真巧” ,孟婧姞大大方方地坐了下来  ,待坐稳了  ,才看着边学道和傅采宁问:“没打扰你俩聊天吧  ?”出于礼貌  ,边学道问孟婧姞:“要不要帮你叫服务生  ?”孟婧姞巧笑道:“不用 ,我说句话就走  。”见孟婧姞这么说 ,傅采宁眼里爆出一朵火花  。女人的心思也许瞒得过男人  ,但九成瞒不过女人  。眼前这个漂亮女人  ,特意换了套衣服 ,追到京城俱乐部来  ,中间不定花了多少力气 ,结果她说“说句话就走”  。哼哼……骗鬼呢  ?孟婧姞照旧无视傅采宁的存在 ,看着边学道说:“家里逼得紧  ,我得做做样子  ,所以呢  ,我继续追你  ,你继续拒绝  。咱俩就当演给别人看  ,你拒绝我我不会难过 ,我追你希望你也别有负担  。”说完  ,孟婧姞冲边学道笑了一下 ,起身走了  。果然“说句话就走”  。看着孟婧姞的背影  ,边学道心里生出一丝疑惑  ,难道是祝植淳太希望跟自己“结亲”  ,逼孟婧姞来追求自己  ?边学道心里翻转着各种念头  ,坐在他对面的傅采宁却已经看穿了孟婧姞的心思——这是死缠烂打的前奏 !这番说辞  ,无非是提前维护自尊心  ,同时避免边学道心生反感  。哎  !傅采宁忽然觉得对面的边学道离她好遥远 。男人垂涎女人的青春和美貌 ,女人醉心男人的财富和权力 。拥有足够财富+过人地位的“钻石王老五” ,吸引力实在是太大了  !边学道身边的女人  ,注定没法拥有完整的爱人 。可是他有错吗  ?天底下有不吸铁的磁铁吗  ?傅采宁扪心自问 ,如果自己是男人 ,如果自己是边学道 ,能抵挡住多少个今天这种白富美的进攻  ?